山东潍坊安丘北新村村西农田面临绝产 水库养鱼户不让抽水

0 Comments

早该上市的西瓜,却只有西红柿大小,无精打采地躺在地里;桃子如大枣般大小,一把能抓十几个;最大的南瓜还不足半斤重……这一幕幕发生在安丘市石埠子镇北新村村西的200余亩农田里。该村700余亩田地的灌溉水源全靠村东西两侧的水库,今年天气干旱,村西的水库被村民占用养鱼,致使田地从今年初至今没有得到灌溉,村民所种的农作物濒临绝产。

村东果实累累,村西“一无所获”

6月27日上午11时许,记者来到安丘市石埠子镇北新村,在村民带领下,前往村西的田地。途中,记者发现了一个奇怪现象,村东田地里的桃树等农作物果实累累,村民们正忙着采摘,脸上不时流露出丰收的喜悦,而村西田地里的农民却满面愁容,有些人正用三轮车推着盛满水的水桶往田地里赶。记者来到村西田地里发现,桃树上结的果实格外小,叶子无精打采地垂落下来,而桃树四周的南瓜地,成片发黄干枯,已到成果期的南瓜最大的还没有半斤重。

“往年浇水充足,成果期的南瓜一个足有3斤重。今年南瓜从年初种植之后,就再也没浇足过水。”72岁的鞠玉谭告诉记者,南瓜藤之所以还未完全枯萎,除靠少量雨水维持外,还因为他用三轮车从村东的水库里推水灌溉,由于村西是山区,地势较高,已过古稀之年的他已经力不从心。

村民戴炳武家的两亩桃园减产更为严重,所有桃树上结出的桃子只有大枣般大小,一只手能抓起十几个,而这些小桃子也已到了成果期。

“往年一棵桃树能结100多斤桃子,一只手最多能抓三个,今年降雨少,加之没有水源灌溉,导致了这种情况出现。”戴炳武无奈地说,往年四个桃子就有一斤重,而今年十个桃子也没有一斤重。前几天,他曾拿着桃园内的桃子找过收购商,因个头太小根本没人要,只能摘下来扔掉,直接经济损失近万元。

水库就在田地边,却不能抽水

记者继续往南走,来到村民鞠怀金家的西瓜地里,看到了令人愕然的一幕,地里的西瓜最小的只有核桃般大小,最大的与西红柿一般大,一个只有三四两重,西瓜藤同样出现了枯萎的现象。

“这样的西瓜根本没人要!”鞠怀金说,他在此处种植了两亩西瓜,是在今年3月份种植的,现在本该上市了,而如今却面临着绝产的境地。

记者在采访过程中看到,田地的西侧便是村里抗旱用的黄蓝沟水库,而水库内有大量水。

村民鞠振华告诉记者,村里共有700多亩田地,村东西两侧各有一个水库,村东的是下株梧水库,村西的则是黄蓝沟水库,两者之间相距约3公里,而村里仅有的一口水井已经干枯,近两年来,一直靠两个水库的水源灌溉农田。往年水库存水充足的情况下,村民们都是用灌溉机就近从黄蓝沟水库抽水灌溉农田,同村村民刘庆利自称承包了该水库,尽管有些不乐意,但还是允许村民使用水库内的水,而自从今年天气干旱,对方便不再让村民用水了。

“村民抽水,刘庆利就用刀将水管割破,任凭我们怎么协商,他就是不让用水。”鞠振华说,有些村民为了灌溉田地,只好舍近求远从下株梧水库抽水,原本使用一台灌溉机就能灌溉农田,这样一来至少需要六七台灌溉机配合提水,费用成倍增长。

村民刘希文表示,村民们因用水问题曾多次与刘庆利发生争执,并多次向村委、街办反映,但问题一直没解决。

“如果再解决不了用水问题,地就没法种了!”村民们无奈地说,希望相关部门能帮他们解决这一难题。

社区称尽快解决,确保农田用水

记者来到刘庆利家。其老伴告诉记者,今年天气干旱,水库里的水已到了养殖水位的底限,不会作任何让步。“我们承包该水库20多年了,有承包合同。”对方说。当记者提出看一下承包合同时,对方却不肯拿出来。

随后,记者联系到了北新村村支书鞠伟华。鞠伟华表示,黄蓝沟水库是为了满足抗旱需要,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修建的,村委和街办的调查人员曾一同找刘庆利协商,但对方根本不讲道理,称其有承包合同。但当调查人员提出查看承包合同时,对方根本拿不出来,“我们查看了村里的档案,并未发现该水库对外承包的材料”。

该村所属的胡玉社区居委会的李主任表示,他们会尽快与领导协商,制定解决方案,保证农田浇上水。

对此,山东王杨律师事务所的王建华律师表示,抗旱水库不管有没有对外承包,首先要保证人、农田灌溉、牲畜使用的需要,最后是养殖的需要。因此,水库是否被承包,跟村民使用水库里的水没有任何关系。(文/图&nbsp记者&nbsp张少华)(原载潍坊晚报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